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網首頁 >> 資料庫 >> 案例分析 >> 民商類案例 >> 婚姻家庭案例 >> 查看資料

父母將拆遷財產贈與孫女未通知子女行為是否有效

發布日期:2022-01-10    作者:靳雙權律師

 原告訴稱
趙母、趙某文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依法判決北京市海淀區一號拆遷所得的補償、補助款,其中五分之三的份額歸趙母所有,趙某文、趙某武、趙某露、趙某華各繼承十分之一的份額;2.依法判決北京市海淀區一號拆遷所得的回遷安置房,其中五分之三的份額歸趙母所有,趙某文、趙某武、趙某露、趙某華各繼承十分之一的份額;3.依法判決趙父名下銀行存款,其中五分之三的份額歸趙母所有,趙某文、趙某武、趙某露、趙某華各繼承十分之一份額;4.各被告承擔訴訟費。


事實和理由:趙母與趙父系夫妻,婚后二人共育有一子三女,長子趙某武、長女趙某華、二女趙某露和三女趙某文。2019年6月17日,趙父因病去世,未留下遺囑。北京市海淀區一號院,登記在趙父名下,系與趙母的夫妻共同財產。趙父之父于1951年3月24日去世,之母于1976年1月27日去世。2017年9月,棚戶區改造騰退方案,上述在棚戶區改造范圍內。2019年5月,趙父簽訂騰退補償協議和騰退安置協議,相關協商和拆遷補償、補助款在趙某武處保存。具體安置房情況和補償補助款數額,趙母、趙某文不掌握具體情況。父親生前留下多少存款,趙某文也不掌握具體情況。趙母半身不遂臥床多年,并且母親多次表示,希望與趙某文一起生活。為解決母親養老問題,趙某文曾經多次要求趙某武將父母的財產說清楚,但趙某武一直置之不理。故現訴至貴院,請求依法裁判。

被告辯稱
被告趙某武、孫某辯稱,不同意趙母、趙某文的訴訟請求,具體理由如下:1、北京市海淀區一號院落系趙父、趙母、趙某武、孫某、趙某豪共同居住使用的宅基地。1989年趙父、趙母與趙某武、孫某共同將院內房屋拆除翻建為北房5間、東西房各2間。2011年趙某武、孫某出資增建一層,形成二層樓房,并將院落封頂。
此院落的房屋與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沒有任何關系,三人既不是宅基地使用權人也不是房屋所有權人,沒有權利取得拆遷安置補償。
2、北京市海淀區一號院落已簽訂拆遷安置補償協議,在拆遷前趙父、趙母與趙某武、孫某、趙某豪已達成協議,分別簽訂了拆遷騰退補償協議書,趙某武、孫某、趙某豪所簽訂的騰退補償安置利益屬于趙某武三人所有,與其他人沒有關系,其他人無權分割。趙父、趙母簽訂的騰退補償協議項下的安置補償利益屬于趙父、趙母共有。


3、趙父生前立有遺囑,將北京市海淀區一號院落拆遷安置補償利益中屬于自己的份額全部遺贈了孫女趙某豪,所以趙父的遺產屬于趙某豪所有,其他人沒有繼承的權利。
4、趙某露、趙母要求分割回遷安置房屋無法分割,現回遷安置房屋還沒有建造,更談不上交付,沒有交付的房屋如何分割,就算交付,屬于趙父的回遷安置房屋歸趙某豪所有,屬于趙母的回遷安置房屋歸趙母所有,根本不存在其他人繼承的問題。
5、趙母、趙某文所主張的各被告及趙某文的份額中的五分之一給趙母無依據。趙父的遺產已經受讓給趙某豪,趙父的日常生活均由趙某武負擔,包括醫藥費、保姆費、護理費,不存在趙母無人照顧或者多分遺產的情形。
二、趙父立遺囑將屬于自己的財產全部贈與了孫女趙某豪,趙某豪也明確向趙母、趙某露、趙某文、趙某華表示接受趙父的贈與,愿意取得趙父的全部財產。


被告趙某露辯稱,同意趙母、趙某文的訴訟請求。遺囑中出現了趙母“答”,但是趙母已經無法說話,所以對遺囑的真實性存疑,希望遺囑見證人出庭。趙父的存款及勞齡款是父母的共同財產。不能因為僅有父親的名字都算是我父親的,應有母親的份額。原有房主是趙父,拆遷后變成了趙某武,我父母每人只得37平米,所有這些拆遷協議的事都是孫某在辦理,趙某武沒有參與。我父母未與趙某武共同生活,雖然都住在一號院,但是都是獨立生活。2013年12月份我父母就租房住了,趙某武與我父親不在一起生活。
被告趙某華辯稱,同意趙母、趙某文訴訟請求,同意趙某露的答辯意見。2015年我父母均住院,需要人照顧,是我和趙某文及我丈夫在照顧,孫某就是給送送飯。趙某武三口人只是去看望,沒有照顧。父母出院后,我們四人請了保姆照顧父母,四人均攤保姆費。2019年父親去世后辦葬禮收的錢都給了孫某,孫某應該交還母親。
第三人趙某豪述稱,同意趙某武、孫某的意見。

本院查明
趙父與趙母系夫妻關系,二人育有趙某華、趙某武、趙某露、趙某文四名子女。趙某武與孫某系夫妻關系,趙某豪系二人之女。趙父于2019年6月17日去世。雙方均確認趙父的父母均先于其去世。
2019年8月2日,北京市海淀區村民委員會(甲方、騰退人,以下簡稱村委會)與趙父(乙方、被騰退人)簽訂了《騰退補償協議書》,建筑面積61.05平方米,安置人口2人,為趙父、趙母(之妻)。乙方置換、購買安置房屋共2套。2019年8月9日,北京H公司(甲方,以下簡稱H公司)與趙父(乙方)簽訂了《騰退安置協議書》,上述兩份協議落款乙方處沒有簽字,均系孫某在委托代理人處簽字。本案審理過程中,本院調取了所有拆遷檔案材料,其中留存有授權委托書一份,寫明趙父因身體原因不能參與騰退事宜的洽談、協議等事宜,委托孫某作為代理人全權處理,該委托書上有趙父簽字。


2019年9月3日,北京市海淀區村民委員會(甲方、騰退人,以下簡稱村委會)與趙某武(乙方、被騰退人)簽訂了《騰退補償協議書》,約定乙方合法有效的宅基地面積為246.75平方米、建筑面積195.9平方米,安置人口3人,為趙某武、孫某(之妻)、趙某豪(之女)。乙方置換、購買安置房屋共2套,按照4萬元每平方米甲乙雙方確定給予乙方5301200元補償。補償補助款項與應支付購房款沖抵后,甲方應向乙方支付金額為6947158元。2019年9月11日,北京H公司(甲方,以下簡稱H公司)與趙父(乙方)簽訂了《騰退安置協議書》,約定甲方為雙新村騰退改造項目的實施主體,乙方為項目被騰退人,就安置房的房號、安置面積及相關補償標準等已與村委會簽訂《騰退補償協議》進行了約定,甲方作為本項目的實施主體,為便于協助乙方辦理房屋交付、網上簽約、產權登記等相關手續,與乙方簽訂本協議。乙方宅基地確權面積246.75平方米,有效建筑面積195.9平方米,置換、購買安置房2套。


對于上述四套安置房屋,雙方均確認尚未交付。對于補償補助款,雙方均確認趙某武簽訂的協議中的款項已由趙某武領取,趙父簽訂的協議中的款項尚未發放。
1989年2月25日的《建房戶施工許可證》顯示申請人為趙父,家庭成員為趙父、趙母、趙某武、孫某、趙某豪,原有北房5間、西房2間、東房2間,翻建北房5間、東西房各2間。2000年5月31日的《村民私房及宅基地檔案表》顯示,戶主姓名趙父,現住址為北辛莊1號,家庭人口為趙父、趙母、趙某武、孫某、趙某豪、趙某強,施工證內房屋現狀為北房5間、西房2間、東房2間。趙某強系趙某武與孫某之子,于2014年去世,未婚且無子女。


對于建房情況,趙母、趙某文、趙某華、趙某露主張該院落在20世紀50年代就有了,有北房五間、西房二間、東房二間,都是趙父與趙母建造,1989年審批后翻建房屋系趙父、趙母、趙某武、孫某共同翻建,趙某露、趙某華、趙某文未參與翻建;2000年,趙父與趙母共同加建了南房三間及北房與南房中間的房屋三間,趙某武是否出資不清楚;2007年趙某武與孫某在北房、東房、西房上都加建了二層,二層房屋間數與一層一致。趙某武、孫某、趙某豪主張該院落在20世紀70年代批給趙父與趙母,二人新建北房三間,1981年二人在院內新建北房一間;1984年3月趙某武及孫某出資新建東房二間、西房二間;1989年3月趙父、趙母、趙某武及孫某將所有房屋拆除,翻建為北房五間、東房二間,西房二間;2000年3月趙某武及孫某在北房南側新建北房三間;2009年5月趙某武及孫某將最北側北房、東房、西房全部加建二層,形成二層共九間的房屋格局,直至拆遷。2014年之前,趙父、趙母、趙某武、孫某及趙某豪均在北辛莊1號院居住,后將房屋出租,都不在此居住了。對于建房情況,雙方均未提交相應證據證明。


趙某武、孫某、趙某豪主張在拆遷之前趙父、趙母與趙某武、孫某、趙某豪已經達成分家協議,分別簽訂騰退補償協議書,趙某武簽訂的協議中的安置補償利益歸趙某武、孫某、趙某豪所有,與其他人無關,趙父簽訂的協議中的安置補償利益歸趙父和趙母所有。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對此不予認可,主張北辛莊1號院登記在趙父名下,其他人只是共同居住人,且簽訂拆遷協議的事宜都是孫某在辦理,趙父并未授權孫某將宅基地拆分,侵害趙父的權利,并表示要求分割的拆遷安置利益包括上述兩份協議。趙某武、孫某、趙某豪對趙母及趙某文主張的分割拆遷補償款、安置房屋及存款的比例不予認可,主張趙父的日常生活均由趙某武負擔,不存在趙母無人照顧或多分遺產的情形。


趙某豪主張趙父遺留有代書遺囑一份,將北辛莊1號院的拆遷安置利益中屬于自己的份額全部遺贈給趙某豪,就此提交了《見證書》一冊。該《見證書》包含《遺囑》、談話筆錄、趙父與趙母的身份證復印件、《四季青鄉政府審核批給社員建房戶施工許可證》復印件、《四季青鄉村委會村民私房及宅基地檔案表》復印件、光盤?!哆z囑》內容為:“立遺囑人:趙父,男,漢族,1935年3月2日出生,住北京市海淀區一號。立遺囑人:趙母,女,滿族,1935年4月30日出生,住北京市海淀區一號。二立遺囑人因年事已高,恐生意外,特聘請濱海順成所代書并作為見證人訂立遺囑如下。一、二立遺囑人生育一子三女,即長女趙某華,長子趙某武,次女趙某露,三女趙某文。三個女兒結婚后搬出另過,趙某武一家一直與我們共同生活。

二、1989年我們與趙某武一家翻修北辛莊村1號院房產為北房3間、東西房各兩間。2011年趙某武投資建二層9間房屋并封頂。以上房屋為我們夫妻和趙某武一家共同共有。三、以上共有房產中屬于趙父的份額,趙父表示去世以后,由孫女趙某豪繼承。四、以上共有房產中屬于趙母的份額,趙母表示去世以后,由一子三女四人平均分割繼承。立遺囑人:趙父立遺囑人趙母(劉某代)見證人兼代書人:劉某見證人:王某2019年5月8日”該《遺囑》為手書,分兩頁紙,每頁紙上均有趙父、趙母(劉某代)、劉某、王某簽字,趙父及趙母摁手印。談話筆錄中載明:“問:您們怎么處分自己的財產?趙父答:我們的1號院聽說要拆遷,我的意見是我的房產份額及以后拆遷安置的利益給我的孫女趙某豪繼承。”


該談話筆錄上有趙父、王某、劉某簽字,及劉某代趙母簽字,趙父和趙母摁手印。光盤中為立遺囑過程的錄像,錄像中有趙父、趙母、劉某、王某,王某將遺囑內容及談話筆錄向趙父、趙母宣讀,趙父、趙母點頭表示認可,趙父在遺囑上簽字并用右手食指摁手印,劉某代趙母簽字,趙母用左手食指摁手印。雙方對于錄像中的老人系趙母及趙父予以認可。對于《見證書》,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表示不予認可,理由為:1.趙某豪在知道受遺贈后兩個月內未作出接受或者放棄受遺贈的表示,應視為其放棄受遺贈。

2.2018年12月開始,趙父已多次病危住院,住院治療出院時仍被診斷為癡呆狀態,2019年3月15日至22日住院后出院時被診斷為癡呆狀態,2019年5月12日至6月2日住院后出院時被診斷為譫妄,因此立遺囑時趙父已經不能正確表達其內心真實意思,從視頻也可以看出趙父簽字時無法正常書寫自己的名字,因此該遺囑并非趙父的真實意思表示。3.見證人未查看老人的身體及精神狀態、行為能力,未查看專業醫療機構的診斷證明,有意回避老人的行為能力問題。4.該遺囑見證系趙某武委托,費用系趙某武支付,委托人與見證人存在利益關系,在程序上存在重大瑕疵。5.趙母因疾病、高齡,缺乏勞動能力且無生活來源,該遺囑未為其留下必要遺產份額,違反了繼承法的規定。綜上所述,該遺囑應為無效遺囑。


庭審中,王某與劉某到庭作證。王某稱,2019年5月其及同事劉某為趙父做過一個遺囑,趙父當時說把其財產留給趙某豪,趙父的愛人趙母說把其份額留給一子三女;當時其及劉某與兩位老人進行了談話,他們意識清楚,趙母可以說話,但說的不太清楚,二人根據其口型確定了其意思,趙母點頭表示同意,趙父的語言表達沒有問題,對財產處理的意思都是趙父自己表達的;


當時在場的人有趙父、趙母、劉某和王某;遺囑是劉某書寫的,趙父看了遺囑,二人又將遺囑內容向趙父和趙母宣讀了一遍,讓兩位老人確認,后王某及劉某在遺囑上簽字,趙父也簽字了,趙母無法簽字,是劉某代簽的,趙母按了手??;談話筆錄和遺囑都是當場所寫,后來二人又將所有材料裝訂成冊,并交給了趙父和趙母。劉某稱,2019年5月8日其與王某協助趙父和趙母做遺囑;二人與趙父和趙母談了話,做了談話筆錄,兩位老人的意識都是清楚的,趙母說話吐字不太清楚,但是意思可以表達清楚;談話筆錄和遺囑都是劉某書寫的,劉某及趙父在遺囑上簽了字,王某是否簽字記不清楚了,因趙母不會寫字,劉某還代趙母簽了字,王某拿手機進行了錄像;遺囑的中心內容是趙父把房產中屬于他自己的份額給孫女繼承,趙母的份額是給他們的子女平均繼承;遺囑和談話筆錄寫好后是否向兩位老人宣讀記不清楚了。


趙某豪主張其在知道受遺贈后兩個月內做出了接受遺贈的表示,其曾于2019年7月11日與趙某武、孫某就繼承北辛莊1號院中屬于趙父的財產份額,將趙某華、趙某露、趙某文、趙母訴至本院,后撤訴。
本案審理過程中,本院至北京農商銀行調取了趙父名下賬號的賬戶明細。上述賬戶在趙父去世后亦有收入和支出的情況。并稱上述賬戶均由趙某武持有,趙某武對此不予認可,稱并未持有上述賬戶。
趙母、趙某文、趙某華主張趙父葬禮時親友所贈的錢都由孫某持有,但對此未提交相應證據。孫某對此不予認可,主張自己僅持有自己的親朋好友所贈與的款項,其他的款項并未持有。


對于趙父去世前的居住和照顧情況,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主張,趙父與趙母一直是單獨居住,有保姆照顧,趙某文每天都去照顧,趙某露、趙某華有時間也會去,趙某武偶爾去。趙某武、孫某、趙某豪主張,2014年之前趙父、趙母與趙某武一家均共同居住在北辛莊1號院,后趙父與趙母租房單獨居住,有保姆照顧,孫某也經常去照顧,其他子女偶爾去。


趙某武、孫某、趙某豪主張,趙父生前及趙母的部分醫療費、護理費、保姆費、房屋租金、趙父的喪葬費均由其實際支付,要求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共同承擔,包括趙父、趙母的醫療費82040.38元,其中趙母的醫療費13613.93元,房屋租金25萬元,護理費及保姆費229816元,喪葬費99025元,租金及護理費、保姆費無法區分是趙父還是趙母的。趙某武、孫某、趙某豪主張,上述費用是趙父的債務,在繼承時應將上述費用先行扣除,剩余的才能進行繼承分割;趙母的醫療費要求趙母自己向趙某武支付,無法區分的部分,按照趙父及趙母各花費50%計算。


趙某武、孫某、趙某豪就此提交了喪葬費發票、收據、西山骨灰林租用管理協議、護工費、保姆費收據、房屋租賃合同、醫療費收據。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對此表示不予認可,主張趙某武將北辛莊1號院房屋出租后獲取租金,再為趙父和趙母另行租住了一個小房子,趙某武無權再要求他人承擔租金;關于醫療費及護理費,孫某每月都從趙父的賬戶中取錢,所有花費的錢都是趙父的;關于喪葬費,確實是趙某武支付的,但不認可金額,且喪葬費也應當包含在孫某從趙父的賬戶中取出的款項;關于護理費和保姆費,實際上四個子女都承擔了一部分,并非都是趙某武一人承擔;


趙母并未產生護理費,產生了保姆費,兩位老人的保姆費無法區分,共用一個保姆;趙母的醫療費都系趙父支付,與趙某武無關,趙父的醫療費都是其自己支付,趙某武和孫某持有趙父的卡,趙父的醫療費都是趙某武用趙父的錢支付的。趙母、趙某文就此提交了趙父名下賬號,銀行賬戶自2018年1月1日至今的取款情況及簽字記錄,顯示2019年1月至2019年6月孫某從上述賬戶中多次取款數千元至數萬元不等,趙母、趙某文主張趙某武有隱匿、轉移遺產的行為,在繼承時應當不分或少分。趙某武、孫某、趙某豪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無異議,但主張都是趙父在世時讓其取走的。對于北辛莊1號院的租金,趙某武、孫某稱,房屋出租期間的租金是趙某武持有,但也給了趙父和趙母一部分,對此未提交相應證據證明。

裁判結果
一、北京市海淀區村民委員會與趙父于二〇一九年八月二日簽訂的《棚戶區改造項目騰退補償協議書》第五條約定的結算款項九十二萬五千五百二十一元歸趙母和趙某豪所有,二人各占一半份額;
二、趙父名下賬號賬戶中的所有款項歸趙母、趙某文、趙某武、趙某露、趙某華共同繼承所有,其中趙母享有五分之三的份額,趙某文、趙某武、趙某露、趙某華各享有十分之一的份額;
三、趙某武于本調解生效后七日內向趙母支付補償款一千三百八十三元三角七分,向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各支付補償款二百三十元五角六分;
四、駁回趙母、趙某文的其他訴訟請求;
五、駁回趙某武、孫某、趙某豪、趙某露、趙某華的其他訴訟請求。

律師點評
遺產是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繼承開始后,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囑的,按照遺囑繼承或者遺贈辦理。公民可以立遺囑將個人財產指定由法定繼承人的一人或者數人繼承。公民可以立遺囑將個人財產贈給國家、集體或者法定繼承人以外的人。代書遺囑應當有兩個以上見證人在場見證,由其中一人代書,注明年、月、日,并由代書人、其他見證人和遺囑人簽名。受遺贈人應當在知道受遺贈后兩個月內,作出接受或者放棄受遺贈的表示。到期沒有表示的,視為放棄受遺贈。


本案中,對于北辛莊1號院,《給社員建房戶施工許可證》及《村委會村民私房及宅基地檔案表》均顯示家庭成員包括趙父、趙母、趙某武、孫某、趙某豪,雙方均認可趙父、趙母、趙某武、孫某均參與建房,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未參與建房,故考慮到房屋建造演變情況、居住使用情況,應當認定北辛莊1號院系趙父、趙母、趙某武、孫某的共有財產。而在拆遷時趙父與趙某武就該院落分別簽訂了騰退補償協議,應當認定趙父、趙母、趙某武、孫某已就該共有財產進行了分割,趙父簽訂的騰退補償協議中的利益應歸趙父與趙母共同享有,趙某武簽訂的騰退補償協議中的利益應歸趙某武、孫某、趙某豪共同享有。簽訂騰退補償協議后趙父去世,故趙父的遺產應僅限于其所簽訂的騰退補償協議中的安置利益。因其中涉及趙母的利益,故應先將趙母的利益析出后再進行繼承。


法院認定趙父簽訂的騰退補償協議中,趙父與趙母各享有一半的安置利益。故對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要求分割趙某武簽訂的騰退補償協議中的安置利益的請求,法院不予支持。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主張孫某作為趙父的代理人無權將宅基地拆分、侵害趙父的權利,但根據法院調取的拆遷檔案,孫某作為趙父的代理人簽訂拆遷協議、辦理拆遷相關事宜系因取得了趙父的授權,檔案中留有趙父委托孫某的授權委托書,寫明了委托權限。故對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的上述主張,法院不予采信。


趙某武、孫某、趙某豪主張趙父立有代書遺囑,將北辛莊1號院中屬于趙父的財產份額留給趙某豪繼承。該遺囑有王某與劉某在場見證,由劉某代書,寫明年、月、日,王某、劉某在該遺囑上簽字,趙父亦簽字并摁手印。庭審中,見證人王某、劉某出庭作證,陳述了立遺囑的過程。趙母、趙某文雖對該遺囑不予認可,主張趙父在立遺囑時已非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并申請對趙父立遺囑時的民事行為能力進行鑒定,但鑒定機構以鑒定材料不完整、不充分為由決定不受理該鑒定委托,趙母、趙某露不再堅持該鑒定。但根據趙父的病歷材料,法院無法認定趙父立遺囑時存在行為能力欠缺的情況,故對趙母、趙某露的上述主張,法院無法采信。


對于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主張的遺囑見證費用系由趙某武支付,與遺囑效力無關,法院對該主張不予采信。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主張趙母因疾病、高齡,缺乏勞動能力且無生活來源,但根據法院的認定,趙母享有趙父所簽訂的騰退補償協議中的一半安置利益,故不屬于上述情況,對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的上述主張,法院不予采信。綜合上述舉證情況,法院可以認定該遺囑符合代書遺囑的法定要件,應為有效遺囑。

《遺囑》中寫明的雖然是北辛莊1號院中的財產份額由趙某豪繼承,但《遺囑》后所附的談話筆錄中趙父明確表示北辛莊1號院中的屬于其的份額及以后拆遷安置的利益均給孫女趙某豪繼承。因此法院可以確認趙父所立該遺囑的真實意思是將北辛莊1號院中屬于其的份額及以后拆遷安置的利益均遺贈給趙某豪。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主張趙某豪在知道受遺贈后兩個月內未作出接受或者放棄受遺贈的表示,但根據法院查明的情況,趙某豪于2019年7月11日已向法院提交起訴書,要求依照趙父的遺囑繼承趙父的遺產,根據常理推斷,可以認定趙某豪在法定期限內作出了接受遺贈的意思表示。故對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的該主張,法院不予采信。故趙父所簽訂的騰退補償協議中屬于其的安置利益應歸趙某豪所有。


因趙父簽訂的騰退補償協議中的兩套房屋尚未交付,其面積、位置等情況尚未最終確定,故法院對趙母、趙某文要求分割兩套房屋的請求,不予支持。雙方可待房屋交付后另行要求分割。對于協議中的補償補助款,屬于趙父的一半款項,應歸趙某豪所有,另一半款項應歸趙母所有。


對于趙父名下的存款,在遺囑中并未涉及,但應屬其與趙母的夫妻共同財產,因此應先將趙母的一半份額析出后,其余部分由趙父的第一順位法定繼承人趙母、趙某武、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均等繼承。趙某武雖表示其并未持有趙父的存款,但其中賬號于2019年6月24日現金支取2300元,可以與趙母、趙某文調取的取款簽字記錄中的取款情況對應,故法院可以認定趙父的該賬戶系趙某武與孫某持有,因此該賬戶截至趙父去世時的余額應由趙某武向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支付。對于其他賬戶,趙母、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雖主張均由趙某武持有,但對此未提交相應證據證明,趙某武對此不予認可,故法院僅對上述賬戶截至法院查詢時的余額進行分割。趙母、趙某文主張趙某武存在隱匿、轉移遺產的行為,應當少分或部分遺產,缺乏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趙母、趙某文、趙某華主張的趙父葬禮時親友所贈的款項,不屬于本案處理范圍,法院對此不予處理。


對于趙某武、孫某、趙某豪主張的醫療費、護理費、保姆費、房屋租金、喪葬費,其中趙母花費的部分,不屬于本案處理范圍,法院對此不予處理。對于趙父花費的部分,趙某武、孫某、趙某豪雖然提交了部分票據,但不能證明該費用系其實際出資,且北辛莊1號院中有趙父和趙母的權利,拆遷前對外出租,租金系趙某武持有,其雖稱給了趙父和趙母一部分,但對此未提交相應證據證明。另外,根據趙母、趙某文提交的證據,孫某曾從趙父的賬戶中支取多筆款項。且趙某文、趙某露、趙某華主張趙父、趙母的保姆費,趙父和幾個子女都會承擔,并非都是趙某武承擔。綜合上述情況,對趙某武、孫某、趙某豪要求從趙父的遺產中扣除上述費用的請求,缺乏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發布咨詢
發布您的法律問題
推薦律師
黃險峰律師
遼寧大連
何堂任律師
廣東深圳
羅雨晴律師
湖南長沙
王海波律師
山東濟南
王高強律師
安徽合肥
陳宇律師
福建福州
畢麗榮律師
廣東廣州
羅鐘亮律師
浙江金華
蒙彥軍律師
陜西西安
熱點專題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 廣告服務 | 律師加盟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09364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日本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