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網首頁 >> 資料庫 >> 案例分析 >> 民商類案例 >> 婚姻家庭案例 >> 查看資料

父母對于其財產給予部分子女之后又立遺囑處分以哪份為準

發布日期:2022-03-14    作者:靳雙權律師

原告訴稱
張某杰上訴請求:一、請求依法改判一審確定由張某皓、張某逸各繼承的北京市一號房屋(以下簡稱一號房屋)的四分之一份額全部由張某杰繼承;二、本案一二審的訴訟費由二張某皓、張某逸承擔。
事實和理由:一、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被繼承人孫某訂立的遺囑公證存在違反公證程序規則、法律、法規的情形;被繼承人孫某長期患有精神疾病,訂立公證遺囑并非其本人的真實意思表示,該公證遺囑應屬無效遺囑;被繼承人張某武及孫某的真實意思表示是由上訴人繼承案涉房屋,并且張某武及孫某的真實意愿已為生效判決確認。一審判決未能查清上述事實且適用法律錯誤,二審法院應當予以改判支持張某杰的上訴請求。

被告辯稱
張某逸、張某皓辯稱,同意一審判決,不同意張某杰的上訴請求和理由。被繼承人孫某所訂立的遺囑公證書是孫某真實意思表示,即屬于其所有的一號房屋份額及應繼承丈夫張某武的份額指定由張某、張某逸共同繼承,內容明確具體,形式符合法律規定。公證遺囑合法有效。張某杰對公證提出異議提出撤銷的申請,答復故不予撤銷?!恫疬w問題的證明》無論是簽字的真實性還是內容的合法性均存在瑕疵,該證明從內容上講應當屬于協議。只有張某武簽字,未見張某杰、孫某的簽字,即便張某武簽字為真,該協議也不發生法律效力。即便《拆遷問題的證明》屬于遺囑性文件,也不符合打印遺囑的法定形式,所以該文件屬于無效遺囑。
張某財述稱,不同意一審判決,不同意張某杰的上訴請求和理由。

法院查明
張某逸、張某財、張某皓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張某逸和張某皓各自繼承一號房屋五分之二的份額;2.判令張某財和張某杰各自繼承一號房屋十分之一的份額;3.本案訴訟費用由張某杰承擔;4.判令張某杰支付占用一號房屋的居住費用共計18萬元。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被繼承人張某武、孫某系夫妻關系,二人育有四個子女,即張某杰、張某皓、張某財、張某逸。張某武于2001年10月9日死亡,孫某于2018年1月31日死亡。審理中,張某皓、張某財、張某逸、張某杰一致陳述張某武的父母均先于張某武死亡,孫某的父母均先于孫某死亡。一號房屋是由2001年4月北京市二號房屋被拆遷后安置的回遷房。2004年3月房屋所有權證下發,登記在孫某名下,建筑面積108.38平方米。2018年7月20日,張某杰以合同糾紛為由將張某皓、張某財、張某逸訴至法院,要求張某皓、張某財、張某逸履行張某杰與孫某就一號房屋達成的借名買房協議,將該房屋產權協助過戶至張某杰名下。法院審理后認為關于張某杰實際支付案涉房屋購房款一節,張某杰提交的存款支取清單上所載明的日期與案涉房屋購房款交納日期一致,支取款項總計90000元,與案涉房屋購房款總額130451.31元相比,所占比例較大;
張某武在關于二號拆遷問題的證明中闡明案涉房屋購房款由張某杰支付(該證據由見證人石某出庭確認其真實性),孫某在落款簽名的字條中亦闡明案涉房屋購房款由張某杰支付,上述證據已經形成證據鏈,法院經審查并結合相關事實,確信由張某杰實際支付案涉房屋購房款具有高度可能性,因此,法院認定該項事實存在,案涉房屋購房款由張某杰實際支付。張某財、張某逸雖對上述證據不予認可,但并未提交相反證據證明其主張,法院對張某財、張某逸的質證意見不予采納。關于張某杰與張某武、孫某就案涉房屋達成借名買房意思表示一節,張某杰提交的關于二號拆遷問題的證明及孫某落款簽名的字條中均沒有明確表明雙方存在借名買房的意思表示。
在關于二號拆遷問題的證明中有“我們老兩口沒錢買回遷房,由長子張某杰出錢買房,今后我們老了,房子歸長子張某杰所有。我們老兩口歲數大了,需要人幫助;回遷后跟長子張某杰一起過。”的內容;在孫某落款簽名的字條中有“由于我們老兩口退休無力支付回遷款,特委托長子張某杰、兒媳齊某支付回遷款,并負責我們老倆口養老送終,百年之后房歸長子張某杰、兒媳齊某所有”內容,在見證人石某的證言中有“張某武夫妻百年之后,回遷房屋歸張某杰所有”的表述,通過上述證據、證言的字面意思,可以推斷出張某武、孫某的真實意思表示為:由張某杰實際出資購買案涉房屋,并對張某武、孫某進行贍養,張某武、孫某死亡后,案涉房屋歸張某杰所有。上述證據、證言并未體現出張某杰作為借名人,張某武、孫某作為出名人,案涉房屋暫登記在張某武、孫某名下,案涉房屋所有權歸借名人張某杰所有的意思表示。
因此,關于張某杰與張某武、孫某就案涉房屋達成借名買房意思表示的主張,法院難以采信,該項主張不能成立。法院判決駁回張某杰的訴訟請求。張某杰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本案審理中,張某皓、張某財、張某逸、張某杰均確認該房屋屬于張某武、孫某的夫妻共同財產。
2004年12月18日,被繼承人孫某在公證處訂立《遺囑》一份,內容為:“遺囑立遺囑人:孫某,在我名下在北京市房有樓房壹套(建筑面積:108.38平方米),系我與丈夫張某武夫妻共有財產。我的丈夫張某武于二00一年十月九日死亡,我們家庭內部未辦理繼承分割手續。在我去世后,我自愿將上述房產中屬于我的份額及應繼承丈夫張某武的份額全部留給我的女兒張某皓、張某逸二人共同繼承。女兒張某皓、張某逸二人共同繼承上述房產后,只歸其個人所有,其配偶不享有任何權利。立遺囑人:孫某(此處為手寫簽名)二00四年十二月十八日”同年12月20日,公證處對上述《遺囑》進行公證。在訴訟過程中,依張某杰申請,法院依法調取遺囑公證檔案材料(包括錄音)。
張某杰認可該公證遺囑的真實性、關聯性,不認可證明目的。張某杰認為該公證遺囑的訂立存在違反法律法規的情形,公證遺囑并非孫某的真實意思表示。第一、公證遺囑的錄音內容不清晰,公證人員誘導、誤導的行為導致孫某的意思表示不真實。第二、公證遺囑的訂立存在形式、程序違法的情形。該遺囑是在未完全明確立遺囑人的意思表示的情況下提前制作,公證員的行為已嚴重違反公證程序。綜上,孫某所訂立的公證遺囑存在意思表示不清,遺囑內容并非真實意思表示,且該遺囑存在訂立過程中程序嚴重違法的情形,該公證遺囑應為無效遺囑,應當被撤銷。
另查明,張某杰向公證處提出申請,對孫某于2004年12月18日在公證處辦理的遺囑公證書提出異議,申請予以撤銷。公證處不予撤銷。”
張某杰提交一份《關于二號拆遷問題的證明》,內容為“茲有張某武、孫某(戶主)與長子張某杰一間半平房拆遷之事,達成如下協議:1、全權委托長子張某杰辦理所有拆遷事宜;2、我們老兩口沒錢買回遷房,由長子張某杰出錢買房,今后我們老了,房子歸長子張某杰所有;3、我們老兩口歲數大了,需要人幫助;回遷后跟長子張某杰一起過。為避免家庭糾紛,特立此證明。”
張某杰另提交一份委托書,內容為“張某武男69歲,孫某女72歲,兩人為夫妻,居住二號1.5間(32.8㎡)住房,由于市政拆遷可以原地回遷,需交回遷款14萬元。經我們老兩口商量決定,由于我們老兩口退休無力支付回遷款,特委托長子張某杰、兒媳齊某支付回遷款,并負責我們老倆口養老送終,百年之后房歸長子張某杰、兒媳齊某所有。其他子女不得有爭議。委托人:孫某2002年9月4日(以上內容均為手寫)”。
張某杰以上述兩份證據證明被繼承人張某武、孫某生前訂立遺囑,即《關于二號拆遷問題的證明》,明確表示由張某杰繼承一號房屋。張某皓、張某財、張某逸認為上述兩份證據存在重大瑕疵,無法證明兩份證據真實、合法,張某武的簽字地點在醫院,當時老人身體狀況不好,已無法表達自己的真實意愿。孫某的簽字地點在家里,但孫某系文盲,沒有文化,只會寫自己的名字,不認可委托書落款處孫某簽字的真實性,孫某不可能理解委托書的內容,張某杰不可能向孫某宣讀委托書的內容。
審理中,張某杰稱2001年父母原住房拆遷,家里沒有錢回遷,父母多次聯系子女,口頭表述誰出錢買房,父母就和誰住,百年之后房屋就歸誰。當時張某杰為給父母支付購房款放棄了本單位的分房資格。張某杰和母親一起到拆遷辦咨詢,父母為張某杰出具了委托書,委托張某杰代辦拆遷手續,張某杰支付了購房款,且后來和母親共同生活,直到母親去世。父親在醫院住院時與張某杰提及此事,當時父親已經不能寫字了,父親提議給張某杰留下字據,張某杰打印好證明材料后交給父親,父親將叔叔和嬸嬸叫到家里,簽字見證,母親當時不會寫字,父親就沒讓母親簽名。
2002年的委托書上孫某的簽名是母親本人所簽,沒有母親簽字的委托書無法辦理拆遷手續。張某皓、張某財、張某逸不認可張某杰所述上述事實。
一審法院認為,遺產是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公民可以立遺囑將個人財產指定由法定繼承人的一人或者數人繼承。繼承從被繼承人死亡時開始。繼承開始后,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囑的,按照遺囑繼承辦理。同一順序繼承人繼承遺產的份額,一般應當均等。對被繼承人盡了主要扶養義務或者與被繼承人共同生活的繼承人,分配遺產時,可以多分。
本案中,一號房屋系拆遷安置房,張某皓、張某財、張某逸、張某杰均確認該房屋屬于張某武、孫某的夫妻共同財產,法院對此不持異議。張某武、孫某死亡后,該房屋轉化為二人的遺產?,F無證據證明張某武、孫某對共同財產另有約定,在分割遺產時,應先將共同所有的一號房屋的一半分出為配偶孫某所有,其余的作為張某武的遺產予以分割。
關于張某杰主張的2001年8月25日張某武、孫某所立遺囑,即《關于二號拆遷問題的證明》。該份證明張某杰提供了原件,且有證人證言予以佐證,張某皓、張某財、張某逸不認可該證明的真實性,但并未提供相反證據證明其主張,故該證明的真實性法院予以確認。從內容上來看,該證明涉及了死亡后處分個人財產的內容,具有遺囑性質。從形式上來看,該證明的內容均為打印,且有張某武的簽名,兩位見證人在場見證并簽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六條的規定“打印遺囑應當有兩個以上見證人在場見證。遺囑人和見證人應當在遺囑每一頁簽名,注明年、月、日。”該證明符合上述法律規定,應為打印遺囑。該遺囑雖系張某武、孫某以夫妻雙方名義共同訂立的處理夫妻共同財產的遺囑,但孫某未簽名,故涉及處理孫某財產的部分無效。
關于2004年12月18日孫某所立遺囑,該遺囑系由公證處辦理,真實性法院予以確認。該份公證遺囑形式上符合法律規定,內容明確具體,法院認定該遺囑合法有效。張某杰主張該公證遺囑的訂立存在違反法律法規的情形,公證遺囑并非孫某的真實意思表示,應予撤銷,但并未提供相應的證據證明其主張,不予支持。
張某武生前留有遺囑,其遺產按遺囑繼承分割,故一號房屋屬于張某武所有的一半份額由張某杰繼承。
孫某生前立有合法有效的公證遺囑,明確表示屬于其所有的一號房屋份額及應繼承丈夫張某武的份額指定由張某皓、張某逸共同繼承,故張某皓、張某財、張某逸主張張某皓、張某逸按遺囑平均繼承孫某上述遺產,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予以支持。
綜上,一號房屋由張某皓、張某逸、張某杰共同繼承,其中張某皓、張某逸各占四分之一份額,張某杰占二分之一份額。
張某皓、張某財、張某逸要求張某杰支付自2018年1月31日起至起訴日止占用一號房屋的居住費用共計18萬元,因該費用并非遺產,不屬于繼承案件審理范圍,本案不予處理,當事人可另行解決。

裁判結果
一、位于北京市一號房屋的房屋由張某逸、張某皓及張某杰共同繼承,其中張某逸、張某皓各占四分之一份額,張某杰占二分之一份額;二、駁回張某逸、張某財、張某皓的其他訴訟請求;三、駁回張某杰的其他訴訟請求。

 點評
爭議焦點為:法院分別認定被繼承人張某武和孫某的遺囑效力并就相應遺產按遺囑繼承方式予以處理是否適當。
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應當提供證據加以證明,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在作出判決前,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的后果。
本案中,張某杰主張的2001年8月25日張某武、孫某所立遺囑,即《關于二號拆遷問題的證明》。該份證明張某杰提供了原件,且有證人證言予以佐證,張某皓、張某財、張某逸不認可該證明的真實性,且對于被繼承人張某武簽署上述證明時的行為能力以及證人證言表示質疑,但并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其主張,故該證明的真實性法院予以確認。一審法院根據該證明的內容及形式將上述“證明”認定為打印遺囑并基于孫某未署名而認定涉及處理孫某財產的部分無效,于法有據,法院不持異議。張某杰堅持在缺失孫某簽字確認的情況下認定“證明”涉及處理孫某財產部分有效的上訴意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六條“打印遺囑應當有兩個以上見證人在場見證。遺囑人和見證人應當在遺囑每一頁簽名,注明年、月、日。”遺囑人簽名的法律規定,法院不予采納。
關于2004年12月18日孫某所立遺囑,該遺囑系由公證處辦理,真實性應當予以確認。該份公證遺囑形式上符合法律規定,內容明確具體,法院認定該遺囑合法有效。張某杰主張該公證遺囑的訂立存在違反法律法規的情形,公證遺囑并非孫某的真實意思表示,應予撤銷,但并未提供相應的證據證明其主張。故,法院對張某杰該上訴主張不予支持。
關于張某杰主張孫某訂立公證遺囑時無行為能力,并申請法院調取孫某的治療記錄一節,因張某杰不能提供孫某在訂立遺囑前后醫療治療的線索,故法院對其請求不予準許。在無相應司法確認的情況下,不能認定被繼承人孫某訂立公證遺囑時不具有民事行為能力。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發布咨詢
發布您的法律問題
推薦律師
王遠洋律師
湖北襄陽
孟凡兵律師
江蘇南京
羅雨晴律師
湖南長沙
溫俊斌律師
河南濮陽
王佳律師
陜西西安
汲喜增律師
廣東廣州
陳皓元律師
福建廈門
朱學田律師
山東臨沂
高志博律師
黑龍江哈爾濱
熱點專題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 廣告服務 | 律師加盟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10897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日本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