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網首頁 >> 資料庫 >> 案例分析 >> 民商類案例 >> 其它民商案例 >> 查看資料

因失蹤無法聯系房屋拆遷后對方回來分割財產法院支持嗎

發布日期:2022-03-19    作者:靳雙權律師

原告訴稱
李某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判令張某文向我支付位于北京市豐臺區一號房屋拆遷補償款100萬元(沒有具體計算標準);2.張某文、張某亮承擔本案訴訟費。
事實和理由:我與張某文原系夫妻關系,于1989年1月5日結婚,生有一子張某亮,2009張某文向法院申請宣告我失蹤,北京市豐臺區人民法院于2009年2月27日宣告我失蹤,同年張某文向法院起訴解除婚姻關系,豐臺區人民法院于2009年12月14日判決張某文與我離婚,但夫妻共同財產未分割。因我并未失蹤,于2011年7月20日向法院申請撤銷失蹤,豐臺區人民法院于2011年7月27日作出判決,撤銷宣告我失蹤的民事判決書。2009年7月10日,張某文與北京市a公司簽訂《舊村改造農民房屋貨幣安置協議書》,就豐臺區一號房屋獲得拆遷補償款共計200萬元,且由張某文、張某亮領取該筆款項。我認為此拆遷補償款系我與張某文婚姻存續期間獲得,屬于夫妻共同財產,且我系被安置人之一,應有我的份額。我多次向張某文、張某亮主張分割該筆款項,但其二人拒不給付,我無奈,故訴至法院。

被告辯稱
張某文辯稱,一、北京市豐臺區一號房屋拆遷補償款中僅有60%屬于夫妻共同財產,其余40%屬于張某亮的個人財產。根據《舊村改造農民房屋貨幣安置協議書》約定,被拆遷戶是以戶為單位進行貨幣補償,拆遷范圍內在冊3人,故拆遷補償款屬于在冊居民即李某、張某亮和我共同所有的財產利益,并不是全部屬于夫妻共同財產。夫妻及子女的比例為李某和張某亮各占40%,我占20%,我和李某對此均是認可的。張某亮是登記在冊的B村村民,拆遷補償款理應擁有份額,故本案中,李某可以作為夫妻共同財產分割的房屋拆遷補償款僅為200萬元×0.6=120萬元,其余的屬于張某亮的個人財產。
二、李某對于婚姻破裂具有過錯,應當承擔少分財產的法律后果,我認為在共同財產的分割中,李某分割比例應不高于30%。1.根據涉案證據顯示,李某自2006年6月離家出走,失去聯系,我不得已通過宣告失蹤的方式判決離婚。李某離家出走的行為對婚姻破裂具有重大過錯。2.李某離家出走時,張某亮是未滿17歲的未成年人,李某離家出走杳無音信,未支付任何子女撫養費用,屬于逃避撫養義務的違法行為,應當予以負面評價。3.李某因與其他異性離家出走并共同生活,屬于違反夫妻忠實義務的行為,屬于重大過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1087條規定,本案應當按照照顧無過錯方的原則進行分割,故我認為在共同財產中李某分割份額應不高于30%。
三、在收到房屋補償款后至雙方離婚判決生效期間,我贈予張某亮的金額合計30萬元,性質上屬于夫妻日常代理行為,應當在共同財產中予以扣除。我與李某離婚判決日為2009年12月14日,生效日為2010年2月27日,在此期間,2009年7月由于張某亮去青島做生意,我從房屋拆遷補償款中贈與張某亮30萬元(該款項是將屬于我和李某拆遷利益中應得的部分款項贈與給張某亮,并不是將張某亮在拆遷利益中應得的款項給他),該行為尚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且贈與對象為雙方子女,故贈與合法有效,應當予以扣除。四、我自李某離家出走后,盡全力照顧好張某亮的生活,因撫育子女負擔較多義務,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1088條應當予以補償,李某應當補償我5萬元。綜上,我認為李某分割北京市豐臺區一號房屋拆遷補償款不應超過22萬元,請法庭根據以上真實情況,依法裁判,保護張某文的合法權益。
張某亮辯稱,關于拆遷利益的款項我要求依法分割,貨幣補償有我的份額,我就要。2009年6、7月份,拆遷款下來以后,具體時間記不清了,我父親張某文給了我30萬元,認可張某文所述,我父親將屬于他和我母親拆遷款中的30萬元給了我,此30萬元并不是支付屬于我的拆遷款項。

法院查明
李某與張某文于1989年1月5日登記結婚,二人生有一子張某亮。經張某文申請,本院宣告李某失蹤,李某的財產由張某文代管。后張某文起訴主張因李某長期失蹤未歸,雙方婚姻關系名存實亡,請求判決與李某離婚,本院判決張某文與李某離婚。2011年7月27日,經李某申請,本院撤銷宣告李某失蹤的民事判決。
另查,1990年2月,李某申請家庭建房用地,申請原因載明婚后無房,家庭成員有張某文、張某亮。獲準建房用地許可證后,李某、張某文新建坐落于原B村的房屋。2009年7月10日,張某文(被拆遷戶、乙方)與北京市a公司(拆遷單位、甲方)簽訂《舊村改造農民房屋貨幣安置協議書》?,F有在冊人口3人,分別是張某文(戶主)、李某(之妻,法院判決已失蹤)、張某亮(之子)。甲方一次性支付乙方拆遷補償款合計200萬元,乙方應在簽訂本協議后5日內將原所居住房屋交甲方,經雙方驗收合格后,由甲方拆除。甲方應在乙方將原房屋交甲方拆除(驗收合格)七個工作日內,一次性將拆遷補償款支付乙方。一次性補償款和原房作價款是按照原房屋面積和人口進行確認,應由其和李某、張某亮三人平均取得。李某、張某文均表示一號房屋由雙方婚后共同出資建造,自1990年建成后直至拆遷未有過翻建。張某亮表示其未出資建造房屋。
庭審中,張某文表示曾贈與張某亮30萬元,張某亮予以認可,但二人就此均沒有相關證據提交。張某文主張該贈與發生于其與李某夫妻關系存續期間,故認為是將夫妻共同財產中的30萬元贈與給兒子張某亮。李某不予認可,明確表示不同意張某文將夫妻共同財產中的30萬元贈與張某亮。

裁判結果
一、張某文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給付李某拆遷補償款687278元;
二、張某文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給付張某亮拆遷補償款625443元;
三、駁回李某、張某文的其他訴訟請求。


 點評
民事主體的人身權利、財產權利以及其他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侵犯。本案中,根據已查明的事實,豐臺區B村186號的拆遷安置補償利益應由被安置的在冊人口張某文、李某、張某亮共同享有,張某文代為領取拆遷補償款200萬元后應向李某、張某亮支付相應的金額。根據在案證據、雙方當事人陳述及法院調查情況,原房作價款121930元系對被拆遷房屋的作價補償,張某亮尚未成年未參與原房建設及出資,故該款項應由張某文、李某各享有50%;一次性補償款1070500元、搬家費1400元和其它補助804430元則應由張某文、李某、張某亮三人共同享有,各占三分之一份額。故張某文應向李某支付拆遷補償款687278元,向張某亮支付拆遷補償款625443元。張某文辯稱其贈予張某亮30萬元應作為夫妻財產的處分在共同財產中予以扣除,但未向法院提交相關證據,李某對此不予認可且明確表示不同意該項贈與,故法院對張某文此項辯稱不予采信。張某文主張其撫育子女負擔較多義務要求李某補償5萬元,沒有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發布咨詢
發布您的法律問題
推薦律師
魏偉律師
北京朝陽區
王林律師
河北保定
袁珍律師
湖南長沙
易冬生律師
廣東深圳
楊培棟律師
甘肅張掖
孟凡兵律師
江蘇南京
蒙彥軍律師
陜西西安
陳曉云律師
北京海淀區
陸騰達律師
重慶江北
熱點專題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 廣告服務 | 律師加盟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08070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日本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字幕